相关文章

惠州利用宗祠开展文化民俗活动推进农村精神文明建设

  宗祠是一个神圣的地方,是祭祀祖先的场所,担负着红白喜事等重要仪式。连日来,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如今,惠州祠堂文化注入新的元素和内涵,不少祠堂摇身一变成为了公益广告创作基地、文体中心、旅游景点,祠堂这一传统的文化标志在惠州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。

  永汉油田村村民在王氏宗祠里画农民画。

  龙门永汉油田村嘉义庄王氏宗祠

  变身公益广告龙门农民画创作基地

  “1952年开始建嘉义庄,王氏宗祠分三进,第三进是1962年扩建的。”82岁的王润生老人,是创办村庄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  嘉义庄的整体布局为 “六栋十五井”,有四角重柜、中弓楼、走马巷等特色,中轴线上置堂屋。走进王氏宗祠,记者发现这里没有摆放祖宗牌,而门楣上大红的婚联,传递出喜庆与热闹。在王氏宗祠,最为引人瞩目的,当是一幅幅公益广告龙门农民画。《晒场上》、《喜洋洋》、《摇龙舟》……金黄的稻谷、弯弯的河流、高大的榕树,清新的田园气息迎面扑来。

  在祠堂一角,32岁的村民许东花仔细地为画作一遍遍着色。她说,自己从小就爱画画,自从村里开办了培训班,她重新拿起画笔,从生活中提炼创作灵感,作为龙门农民画的题材。

  永汉镇文化站站长何富声介绍,一直以来,嘉义庄文化氛围浓厚,特别是农民画创作基础好,不少村民喜欢画农民画。2005年底,以王氏宗祠为中心的龙门农民画创作基地落户嘉义庄。最多的时候有近40人在这里创作,嘉义庄村民就有10多人。

  “只要是农闲的时候,村民就会聚集在一起,切磋技艺。农民画大都是反映农民生活、田间劳作的景象,人物形象各异,神态丰富,造型夸张,质朴中透出几分清新和稚气。”何富声也是画农民画的能手,他到嘉义庄带着村民一起创作。

  祠堂变成了农民画创作基地,村民有没有啥意见呢?

  “大伙儿挺欢迎的。特别是入选了中国文明网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作品集后,龙门农民画名气大,吸引了不少游客过来,家门口卖土特产的就比以前生意好很多。”嘉义庄村民小组组长王叔说,祠堂以前是村民放农具、堆放杂物的地方。如今,祠堂成为展示公益广告龙门农民画的场所,村民可以把自己画的龙门农民画挂在墙上,供游客选购。

  

  龙门县永汉镇振东村菊庄刘公祠。

  龙门永汉振东村刘氏大宗祠

  坚守传统秉承家训润子孙

  走进龙门永汉振东村刘氏大宗祠,蝉声正急,高大的龙眼树孕育着丰收。

  公元1265年,刘氏祖先刘仲明由韶关南雄迁入,修建马图岗古村。十二代孙刘宗信始建刘氏大宗祠,后经历年多次翻修。与其交好的明代理学大家陈献章,曾题写《刘氏祠堂记》。

  这里曾是东江纵队的办公室、当过学堂,一度成为村集体的保管室,还喂养鸡鸭……历经战乱和天灾,几经毁损,这座古老的祠堂今天依然顽强地耸立着。

  墙壁上,原本绘有壁画,但后来被破坏了,现在依稀可见残存的一棵松树,寓意延年益寿。

  推门而入,只见青藤攀墙,青葱翠绿,分外好看。刘氏大宗祠分为上、中、下三堂,为砖、石、木结构,青砖石脚。建筑内多用柱承重,分木柱、红砂岩柱两种,覆盘柱基。

  走进刘氏大宗祠,最抢眼的是悬挂大厅右侧的 《广传公家训》、《族诗》等。《广传公家训》共14条,包括敦孝弟、睦宗族、和乡邻、明礼让、务本业、端士品、隆师道、修坟墓、戒犯讳、戒争讼、戒赌博、戒淫恶、戒犯上、戒轻谱。谆谆教诲,滋润着一代又一代刘氏子弟。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刘树棠对宗祠文化研究颇深。

  “逢年过节,村里刘姓子弟要到这里来祭祖,多的时候有1000多人。”刘树棠说,祠堂是乡人命脉传承的见证,也是文化传承的阵地,大家一起读家训,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。刘家子孙幼年时,长幼之序、孝悌之礼等礼仪就在其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。

  与刘氏大宗祠相邻的,是渔乐刘公祠、菊庄刘公祠,总建筑面积超过2500平方米。

  “经过300多年的洗礼,祠堂建筑自然老化、岩石风化严重。”刘树棠不无担忧地说,特别是年轻人大都离开村子在外打拼,“空心村”现象越来越突出,传统文化的传承、宗祠保护的难度越来越大。

  

  惠东县稔山镇范和村林氏祖祠成为老年文化娱乐活动场所。

  惠东稔山范和村林氏祖祠

  变身文体室村民常常弹唱

  供奉祖宗的宗祠里,传出悠扬的琴声。这不是在举行祭祀活动,而是村民们自发组织的文体活动。

  惠东县稔山镇范和村,林氏祖祠建筑包括一旁的林氏礼堂。

  这天上午,65岁的林光仁约了一群老友切磋琴技。一把秦琴、一把板胡、三把二胡,便组成了古村落里的老乐队,乐手的年龄加起来早超过了300岁。5位老友配合完美,将《南泥湾》、《小城故事》等演绎得丝丝入扣,熟悉的旋律勾起了大家的美好回忆。“最多的时候,这里聚集有100多人,大家一起玩音乐,打纸牌。”66岁的林周钗老人颇为熟悉村庄掌故。

  林氏祖祠堂名为 “德馨堂”。据《林氏族谱》记载,其始祖林赐公,自福建漳州漳浦到当时归善县谋生。其子嗣选择范和定居,建了吉德围林氏围屋。

  走进林氏祖祠,其四合院式的建筑形制,把“四水归堂”的文化概念,融入到祠堂建设中。

  “林氏祖祠始建于1885年,后遭损毁,1947年重建。”林周钗老人边走边抚摸着廊柱。“你现在看到的是1984年重修的。”林周钗说,“文革”期间,里面的雕刻、绘画遭到破坏,这些都是按照村里面老人家记忆中的样式修复过来的。

  在古围村,还完好地保留着16座私祠,有的老人家就住在私祠里,说什么也不愿意搬进新居。

  范和村,这个依山傍海的古村落,不仅有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、传统的民风民俗,还有宁静的天然海港及原汁原味海鲜美食,整个村庄弥漫着沿海人家传统而又独特的生活气息。古村、古巷、古居、古庙、古桥……胜迹颇多的范和村被评为“广东十大最美古村落”,这个养在深闺的古村逐渐被人们所关注。

  漫步在范和村吉德围等古围村,不时就能看到各种牌匾、功名旗杆夹,述说着家族昔日的辉煌,老乐队的琴声也越飘越远……

  

  博罗县龙华镇旭日古村平伯陈公祠成为古村游招牌景点。

  博罗龙华旭日古村陈氏宗祠

  变身旅游景点带旺农家乐

  旭日村古村落位于博罗龙华镇北面。据陈氏族谱记载,陈氏后人约于1330年迁入龙华镇石门楼一带;明末清初时期再迁至旭日村,繁衍生息,至今有400多年历史。

  古村落中保存完好的祠堂有纯德陈公祠、平伯陈公祠、聘君陈公祠、洛峰陈公祠4座。

  在78岁的陈成香老人的指引下,我们走进聘君陈公祠。门扉上的嵌字联是 “聘增子孙多 君发后裔财”,横批“世代其昌”。始建于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的聘君陈公祠,最大特色在于祠堂内的红石柱和红石墙,当地称为“红祠堂”。该祠于2010年5月被评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陈成香老人自豪地说:“当时,有人在朝为官或有名望的家族才有资格采用红祠堂。”推门而入,祠堂建筑结构为两进一厅式,设天井。建筑装饰有木雕、石刻、砖雕、灰塑等。用透雕和浮雕的手法,在上面雕刻了麒麟、奔鹿、鸟雀、梅兰竹菊和文臣武将等各种形象,连墙壁上也绘满了五颜六色的山水花鸟和人物。

  “文革”期间,细心的村民用泥巴将匾额、绘画糊了起来,到了上世纪80年代才露出真面目。可惜不少木雕人物的头部,已被敲掉。

  坐在红砂岩打制的门凳上,感受到石材的清凉,消解六月的暑热。

  陈成香老人说起起儿时的回忆,“那年才6岁,村里组织打醮,酬神祈福、驱邪纳吉。活动持续了4天5夜,3天之后开始游村。临时搭建的醮棚,挤满了四方前来贺醮的人,有好几千人。”

  正说话间,突如而来的暴雨,将一群游客“撵”进聘君陈公祠,陈成香老人义务当起了解说员。350多年的古老建筑,为这群不期而至的客人遮风挡雨。

  古村落游的兴起,带旺了农家乐。30岁出头的陈育娣是该村村民,头脑灵活的她,从一拨一拨的游客的身上,看到了商机,2009年在村口开了一家农家乐。“这几年生意越来越好,特别是2010年古村落的名声越来越响,店里生意旺了很多。”陈育娣边说边将游客迎进大厅。

  对话专家

  广东省民俗文化研究会理事、惠州民俗学者林慧文:

    挖掘祠堂文化积淀和传统道德积淀,把祠堂变成农村群众性精神文明建设的阵地

  长期从事东江地域文化研究,在民间文学、民俗学、文史研究等方面均有系统论著和成果的省民俗文化研究会理事、惠州民俗学者林慧文表示,作为中国民间保存最好的一种古建筑,祠堂留给后人许多珍贵的历史、文化研究价值。而祠堂文化作为地方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远在几千年前的夏商周便开始萌芽,到宋代形成较完备的体系,明、清时发展到了高峰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祠堂文化的繁荣侧面反映了这个历史时期社会稳定、经济发展,它既蕴含淳朴的传统内容,也埋藏深厚的人文根基。

  林慧文告诉记者,自改革开放以后,我国社会开始了城镇化的步伐,大量农村人口涌向城市,传统的宗法制度遭遇挑战,人们的宗族观念逐渐淡薄。与此同时,祠堂进入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,不少地区的祠堂被加以改建、扩建,甚至重建。如今,祠堂的封建色彩已逐渐褪去,越来越多祠堂成为基层百姓的民间活动场所。不少村民遇上红白喜事,都喜欢选择在祠堂里摆酒设宴。更有不少棋曲同好,经常聚集在祠堂里开展各种活动。

  “那么,如何做好传统宗祠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对接?我认为,要让祠堂文化焕发新活力,应充分利用它的地域性、历史传承性等特点。”林慧文建议,一方面,应借助祠堂这个特殊“载体”,挖掘祠堂文化积淀和传统道德积淀,把祠堂变成农村群众性精神文明建设和先进思想文化传播的阵地,开展形式多样且带有浓郁惠州特色的易于被群众所认同、所接受,并产生共鸣的民俗文化活动,发挥祠堂文化“以德育人”功能,让现代先进文化占领农村祠堂阵地作出有益的探索。另一方面,要注意做好祠堂文化活动的指导、管理工作,将“以德育人”延伸至“以德治村”,大力弘扬尊老爱幼、家庭和睦、邻里团结等传统道德。(惠州日报 记者 田铁流 谢佳洛 李松权)